• <div id="8tcit"><span id="8tcit"></span></div>
    <dl id="8tcit"><ins id="8tcit"></ins></dl>
    <dl id="8tcit"></dl>
    <li id="8tcit"><ins id="8tcit"><thead id="8tcit"></thead></ins></li>
    <dl id="8tcit"></dl>
    <div id="8tcit"><tr id="8tcit"></tr></div>

    計世網

    “異類”王興:寧可明明白白地輸 也不肯稀里糊涂地贏
    作者:佚名 | 來源:全天候科技
    2018-09-20
    “我做美團已經8年多了,超過了從1937年盧溝橋事變算起的八年抗戰;我回國開始創業已經14年多了,超過了從1931年九一八事變算起的十四年抗戰。卻仿佛只是一眨眼。”

     

    八年等待,終磨一劍。

    9月20日,美團點評正式在港交所掛牌上市,開盤報72.90港元,大漲5.7%,市值達510億美元,一舉超過京東。

    在今天的敲鑼儀式的公開演講中,美團點評CEO王興感謝了員工,外賣騎手,投資人,還特別提到感謝喬布斯,他稱如果沒有智能手機,沒有移動互聯網,就沒有美團點評現在的一切。

    “我做美團已經8年多了,超過了從1937年盧溝橋事變算起的八年抗戰;我回國開始創業已經14年多了,超過了從1931年九一八事變算起的十四年抗戰。卻仿佛只是一眨眼。”

    在今年1月3日,王興這樣總結自己過去十幾年的創業經歷。而伴隨著美團正式在港上市,王興和美團的“八年抗戰”迎來曙光。

    在這十幾年的創業生涯里,王興一直被人們稱為“異類”,他自傲、野心十足、好斗,并不那么受歡迎。

    十幾年來,王興創業失敗數次,信息共享網站飯否網曾是他失敗的項目之一,但他卻執著地在飯否上更新狀態,從2007年至今,王興發了12000多條飯否消息。6月23日,遞交招股書前夕,王興在飯否上寫了這樣一首小詩:

    everyone is a sailor

    voyaging in twin oceans

    one is the world

    the other is his heart.

    他不輕易認輸,美團發展至今,經歷過“百團大戰”的激烈競爭,也在和巨頭博弈中與阿里交惡。

    王興并不畏懼巨頭,這幾年,美團拓展自己的邊界,觸碰了幾個巨頭的奶酪,但王興選擇正面迎戰。

    “當美團越出業內公認的邊界時,很多人認為他在冒險,但實情是他只是在做自己。你怎么可能要求一個探索者留在邊界之內呢?”美團高級副總裁王慧文曾如此評價王興。

    王慧文曾說王興一般把人分成四種:探索者(體驗),達成者(要贏),破壞人(壞蛋)和社交人(玩樂)。而王興自認是一個探索者,他寧可明明白白地輸,也不肯稀里糊涂地贏。

    探索者

    “九敗一勝”曾是外界給予王興的標簽,正如標簽所說,王興是一個屢敗屢戰的創業者。

    從2004年創立“多多友”開始,到后來的校內網、飯否網、海內網,過去的十幾年王興創業的項目不下十幾個,但大多都以失敗告終,直到美團的誕生。

    2010年,仿照美國團購網站Gruopon,王興將團購模式帶入了國內,創辦美團網。王興曾用物理專業名詞解釋美團將要做的事情:正如光既是波動又是粒子,團購將營銷和銷售結合在了一起。他稱團購是人類有史以來最美妙的商業模式之一。

    與之前王興創辦的公司僅僅面對C端用戶不同,美團從誕生之日起就牽扯到線下數千萬商戶,對于王興來說這是巨大的挑戰。在此之前,王興幾乎沒有在線下運營的經驗,唯一接觸過線下的,是在校內網期間組織過300多個校園推廣大使,但這和美團的運營管理模式完全不同。

    更讓王興頭疼的是,美團成立后競爭者便蜂擁而至。據了解,在美團網創立的2010年,最瘋狂的時候一個月新增了50多家團購網站。

    拉手、糯米等多家團購都先于美團拿到融資。2010年6月,拉手網上線僅3月,即宣布完成累計金額達500萬美元的A輪三筆融資,美團面臨了自己上線以來第一次“至暗時刻”。

    2011年,拉手、糯米、窩窩團等在融資后瘋狂擴張,各大城市的公交、地鐵、電梯間填滿了團購網站的廣告。競爭進入白熱化,不少美團員工在那個時間段被挖角。

    王興后來回憶,當時美團10個銷售有4個去了人人網旗下的糯米團,離開的銷售還帶走了美團跟萬達談好的單子。糯米團利用人人網首頁的廣告位置,第一單就賣了15萬份電影票,而當時美團每單銷售最高紀錄才幾千份。

    “那是一段非常壓抑的日子”王興說,“銷售們每天都在樓道里大把大把地抽煙,抽完煙就出去談商家。”

    面對著這樣慘烈的競爭,“好斗”的王興卻難得的保持了克制。

    與競爭對手瘋狂補貼,砸錢做廣告相比,美團一開始并沒有涉足實物團購,沒有砸線打廣告,也沒有采取城市代理商合作的模式快速擴張,而是埋頭做IT后臺,較早發力移動端,加快商家供給,并用科學的方法精密地計算每一筆投入產出,在競爭激烈的2012年,美團甚至一個新城市都沒有進入。

    對于這樣的決策,王興對團隊解釋,同行瘋狂砸廣告是在啟迪消費者對團購行業的認知,美團的每一分錢都要花在刀刃上,必須在離消費者最近的這步直接轉換成購買,后來的事實也證明王興的判斷是正確的。

    在2012年O2O泡沫最為嚴重的時期,王興的“克制”讓美團活了下來,在后來的“百團大戰”中,美團始終擁有著健康的現金流。

    當時,夸大融資金額成為了一種普遍的競爭手段,窩窩團在2011年宣布完成2億美元融資,后來被證實融資金額夸大四倍。王興在美團第二輪融資現場直接曬出了賬戶中6192.2122萬美元的余額,并痛斥行業的浮躁。“效果立竿見影,銷售出去拉單時,美團的合作伙伴信任程度明顯變高。”王慧文后來回憶說。

    接下來的事情則順利了很多。2011年拉手網上市失敗,美團失去了一大勁敵;糯米被百度收入麾下;24券資金鏈徹底斷裂,王興收編了24券大部分的團隊,并接受24券在一些地區的業務,迅速壯大美團,在競爭對手遇到資金問題落后時,一直精細化運營的美團迅速而穩健地占領了市場。

    據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監測數據顯示,2013年美團網全年交易額突破160億元,市場份額超50%。2015年10月,美團網與大眾點評宣布合并,成立新美大集團,國內O2O市場的混戰告一段落,美團成為O2O領域的老大哥。

    后來接受媒體采訪時,王興談起當年那段“百團大戰”經歷, “創業失敗有兩種,一種是錢花完了,另一種是沒信心了,信心可以自我實現,錢還是要在需要時有足夠花的錢。”經歷過多次創業后,王興對于資本的態度變得成熟許多。

    無邊界者

    王興曾說世界大戰其實就打過一次,第一次世界大戰是上半場,第二次世界大戰是下半場。王興看互聯網行業也是一樣,從提出互聯網下半場的概念開始,他就一直在說競爭沒有終局。

    美團從創立至今,從未停止擴張的腳步,并引起新的競爭。

    在2015年合并大眾點評后的三年,美團的擴張似乎變得更加激進,如今的美團已經從七年前的團購網站,成為了集合了餐飲、電影票、旅行、到店綜合、出行和新零售等業務的超級平臺,為此很多人表示看不懂美團想做什么,但王興對此并不介意。

    “巴菲特和芒格素以邊界感和克制著稱。其實,他們從來沒說過伯克希爾投什么行業不投什么行業,他們劃出的邊界是‘懂’和‘不懂’”,王興在自己的飯否上這樣表示,言外之意是,只有“不懂”的領域才不會去涉及,現在涉及的領域都是他“懂”的。

    秉承著這樣的理念,在過去3年中,王興和他的美團各種試水新業務,為此樹敵無數。

    滴滴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  2017年2月,美團打車在南京率先上線,這讓滴滴的創始人程維頗為震驚。程維在接受財經雜志專訪時說,“我和王興認識很早,私人關系不錯。美團上線打車產品的那一天我和他還在一起吃飯,我當時并不知道他在做這個事情,他也只字未提。吃完飯我看新聞才知道了這件事。”

    2017年12月28日,美團在北京、上海、成都、杭州、溫州、福州和廈門7個城市的美團APP上線打車入口,啟動“美團打車用戶報名”活動。2018年3月21日,美團打車正式登陸上海,在之后的日子里,美團打車迅速地擠占原本屬于滴滴的網約車市場份額。

    為此,被激怒的滴滴也緊急上馬滴滴外賣業務,搶奪美團市場,程維和王興這對昔日好友,就這樣成為競爭對手,而在之后美團收購摩拜單車后,雙方關系更加緊張。

    在很多人看來,是王興先在背后捅了好朋友程維一刀,但王興認為,美團做打車理所應當,“戰略上的業務判斷,是What(做什么)和How(怎么做)的問題。What就是要看公司的使命,Eat Better,Live Better。從客戶的需求出發,凡是跟吃和生活相關的事情,我們都應該考慮參與”,王興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。

    與程維同樣“憤怒”的還有攜程董事長梁建章。

    在去年4月份,美團上線榛果民宿及美團旅行App對攜程構成直接威脅,為此梁建章曾公開批評美團,稱“企業要專業化而不是多元化”。

    王興則說“太多人關注邊界,而不關注核心,不要總是期望一家獨大,也不要期望結束戰爭,所有人都要接受競合才是新常態。“

    在汽車之家創始人兼CEO李想看來,“專注而不要專一這是王興所說的。專一就是只干一件事,很多時候是一種逃避。今天這個時代,很多時候是用戶需要你做什么,就得去做,而不只是干自己喜歡的那件事。”

    對此王慧文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打了一個比方:“對人和企業來說,萬有引力即是其核心能力,其業務最后一定有邊界,但大部分人錯誤估計了自己的邊界,自動放棄了人生可能性,真實的邊界可能比自己想象的大很多。王興說,最終美團會有邊界,但別先自己假設邊界,得去試。”

    美團點評的邊界擴張,得到了不少人的認同,今日資本創始人、總裁徐新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稱,只有什么都做,才能把用戶的時間耗光并養成使用習慣,否則未被滿足的市場就會被別人拿走,甚至侵蝕企業其他板塊的業務。

    2012年7月,今日資本就投資了大眾點評,在2016年1月美團點評合并后的第一次融資時,徐新又一次選擇重倉美團,2017年10月,美團完成新一輪40億美金融資,今日資本繼續跟進。

    在徐新看來,她看好美團兩點,一是王興這個人,二是美團所做的超級平臺,“不設邊界的競爭,可能是王興帶領美團陷入四面楚歌的原因,也可能是最終稱霸的原因”,徐新說。

    如今,美團還在繼續拓展著業務,據彭博此前報道,美團負責戰略的高級副總裁陳少輝稱,美團正在向第三方開放平臺,并計劃在2018年進軍至少10個新的垂直領域,繼續自己的無邊界戰爭。

    可想而知,不愿與大佬為伍、不愛與同輩創業者謀和的王興,未來的競爭對手會更多。

    巨頭博弈下生存

    王興帶領美團的這“八年抗戰”,是在與巨頭的博弈中走過來的。

    最為典型的案例,是美團與阿里從親密戰友,到最終成為競爭對手。

    2011年,在“百團大戰”最膠著的時刻,阿里巴巴領投了美團B輪5000萬美金融資,得益于這次合作,王興還把前阿里巴巴主管B2B業務銷售的副總裁,阿里巴巴的“中供鐵軍總指揮”干嘉偉拉到了美團,干嘉偉帶領美團完成了線下隊伍的快速建設,為之后美團打贏戰爭奠定了堅實基礎。

    但甜蜜的合作很快就出現了裂縫。據接近雙方的消息人士透露,2012年團購大戰正火熱的時候,阿里曾主動提出可以將美團業務嫁接到淘寶,基于阿里平臺做團購。阿里的想法是,相比美團,淘寶的流量巨大。

    但這顯然這是王興不能接受的。優酷和高德的前車之鑒,王興都看在眼里。在王興看來,阿里巴巴僅僅是財務投資,而不是戰略投資者,雖然在某些業務上有協同,但畢竟團購和淘寶電商是兩個不同的生意,業務流程、信息結構和用戶行為都不盡相同。

    為了保持自己對于未來公司的掌控,在很早期,王興就將美團的控制權和股權做了分離,任何投資都不會影響王興對公司的控制權。

    遭到拒絕的阿里巴巴,隨后選擇與拉手、窩窩團合作,又在2015年6月重啟新口碑。此外,還以戰略投資的方式屢次加碼餓了么,這是美團點評在外賣領域的重要對手。

    此后的結果眾所周知,2016年合并后的美團點評第一次融資,投資方中沒有看到阿里的名字,只有騰訊。據了解,阿里對此大為光火。后來阿里逐步退出了美團點評的部分股權,根據美團提交的招股書顯示,目前阿里巴巴僅持有美團1.48%的股份。

    與阿里的合作關系越來越遠,在競爭層面,美團與阿里的交鋒卻越來越多。在今年4月份阿里以95億美金收購餓了么之后,雙方在本地服務上的競爭日益加劇,“口碑+盒馬+餓了么”被很多媒體解讀為阿里對抗美團的“三駕馬車”。

    2017年上半年,在接受《財經》雜志專訪時,王興談到美團點評與阿里的關系。“美團點評在2015年10月合并之后,我專門去拜訪了馬云和逍遙子(張勇)。我跟阿里說美團點評希望可以同時得到騰訊和阿里的支持,但他們說:你完全搞錯了,我們認為滴滴合并快的對阿里來說是一個失敗的例子,我們不會讓這種錯誤再次發生。”

    美團和阿里交惡后,與騰訊越走越近,美團點評合并后的幾輪融資中,騰訊的影子頻繁出現。與阿里強勢的合作風格相反,騰訊對于所投企業一向友好,尤其是在業務層面很少干涉,這是王興比較喜歡的。

    今年4月,美團收購摩拜,有媒體曝出滴滴也參與了競價,但最后敗給了美團。值得注意的是,騰訊同時是美團和摩拜的最大股東,在美團拿下摩拜的交易中,馬化騰的角色十分關鍵,有媒體報道是馬化騰親自出面促成了本次交易。

    燒錢的共享單車對于王興和馬化騰來說是一場持久戰,美團曾經在“百團大戰”的經歷證明,它擅長用精細化運營來控制成本,這也許是馬化騰支持美團的原因。

    美團的招股書顯示,騰訊現在是美團的最大股東,總持股比例約20.14%,并擁有董事會席位,可以預見,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,美團與騰訊都將是緊密的合作伙伴關系。

    搶占IPO窗口期

    對于上市,此前王興一直是不著急的。

    去年10月在美團完成40億美元融資時,王興表示“如果我們想上市立刻就可以上市,但這不是最好的選擇”,然而時間僅過了半年,這家生活服務領域的獨角獸就正式向港交所遞交了上市申請。

    是什么讓王興半年之內改變了對上市的態度,盈利壓力和美團在資本市場的遇阻或許可以解釋這一切。

    美團招股書顯示,截至2017年12月31日,美團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及短期投資共計452億元人民幣,而美團2015-2017年經調整EBITDA分別為凈虧損59億元、54億元、29億元。雖然虧損收窄,但想實現盈利美團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    《財經》雜志在去年11月份的一則報道中,援引接近美團和餓了么的消息人士稱,美團外賣每個月大概要燒錢3億人民幣。這樣來算,從去年5月至今美團外賣13個月的花費折合6億多美元。

    出行業務則成了美團燒錢的另一個無底洞。據了解,自美團打車業務在南京、上海等地上線后,便實行高額補貼政策,燒錢搶市場。

    今年4月美團還以37億美元的總價收購摩拜,其中包括65%現金、35%美團股票、以及承擔摩拜5億-10億美元之間的債務。

    美團招股書稱,公司在2018年4月收購的摩拜單車自成立以來已產生虧損,“我們無法保證摩拜或我們的整體業務在未來能獲得盈利。”

    資本市場的冷淡是讓美團急于上市的另一大原因。

    The Information曾于今年6月初報道稱,王興曾接觸軟銀尋求新一輪注資,但沒有成功,此前美團還有意從私募基金處以400億美元的估值融資30億美元。不過美團對此消息予以否認。

    今年,在金融去杠桿不斷推進、市場流動性偏緊之下,一級市場的募資能力正在受到考驗。受此牽連,二級市場的情況也不那么樂觀。

    投中信息研究院提供的數據顯示,2018年一季度,中國VC/PE機構完成募集的基金共103只,同比下降54.82%;完成規模110.3億美元,同比下降74.85%。

    在投行人士看來,“從港股新經濟公司們一路向南的K線圖,到最近A股剛上市的幾只獨角獸表現不及預期,再到CDR基金雷聲大雨點小,投資者對于新經濟的熱忱,恐怕已經過了最高點。”

    這也能解釋為何小米和美團等新經濟公司急于在今年扎堆上市。

    另一個耐人尋味的消息來自IT時報此前的報道,據了解,美團點評2016年年初完成33億美元融資后,王興曾許諾2018年完成上市,同時保證IPO估值不低于200億美元。若無法完成,美團點評將賠付此輪投資金額的120%,也就是近40億美元,不過這個消息并未得到美團官方的證實。

    無論如何,伴隨著招股書的提交,走過了“八年抗戰”的王興和美團,總算迎來了一絲曙光。在未來王興和美團將面臨更多資本市場考驗,王興能否繼續保持“獨立、穩重、果敢、敏銳”的行事風格,還是在資本的裹挾下亦步亦趨,這場大考對王興來說,絕不輕松。

    責任編輯:周星如

    吉林快三走势